学李白,听见没有?让你们学李白!

为什么刘季这两个字可以硬生生被张良读出辣鸡的调子

至如信者,国色天香:

#简短的后续.#


 当天晚上李白变着法子情诗一句一句不要钱似的往外冒,哄的庄周迷迷糊糊就答应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,喜的李白尾巴要翘到天上。

 鲲眼睛都要快要瞎了,连续三年当选王者峡谷最优秀坐骑的他很气,非常气,气的拐了李白的青莲剑就毅然决然离家出走了。

 青莲剑好羞涩地挂在鲲身上,暗暗努力修炼,争取早日化人形。

 总之一连好几天,庄周都没坐骑可坐,还一直穿鲤鱼之梦的一套衣服,向来色泽寡淡的唇艳丽的涂了胭脂似的。

 扁鹊开始研发新药物,专治眼睛那种。


 嬴政和白起倒是照样形影不离,白起那模样什么都看不出来,他也绝对不会在帝王身上留什么印子,倒是让好些人暗自可惜。

 “白起。”

 “我在,陛下。”

 “你不用回话,朕就是随便喊喊。”

 “遵命,陛下。”

 “都说了不用,你傻吗。”

 “抱歉,陛下。……但是能回应您的话,我很开心。”

 “……阿起。”

 “我在,阿政。”

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

 韩信当天晚上收拾行李去赵云家。

 “赵云,我算是你的前辈,对不对?”

 “……算的,前辈。”

 “很好,现在前辈借你家一间房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“……我可以拒绝吗?前辈?”

 韩信一边放东西一边斜眼看他。

 赵云:………前辈,你这样我会被仓鼠球炸死的。
 同是枪兵幸运E,何必呢。


 子龙心里苦,子龙想说出来,但是说出来就会被前辈挑飞。

 ……委屈QAQ。

 浪了一天的刘邦回家没看见韩信,只看见一片狼藉的屋子,一拍张良大腿说哎呀好像闹大了,军师啊你说重言去哪儿了?

 张良大腿好痛,他冷漠脸:“去赵云那里了。”

 “谁???”刘邦脸上笑容一僵。

 “赵云,你知道的吧。”张良继续冷漠脸,“第一次和韩信见面羞涩地喊前辈那个,韩信很欣赏的那个,经常和他一起练枪那个,据说暗恋韩信那个,据说连貂蝉那等美人都看不上眼对韩信情有独钟那个。”

 张良每一句那个刘邦的脸就黑上一分,到最后情有独钟四字一落,已经是一辈子夺宝都抽不到韩信的非洲酋长的脸色了。

 刘邦二话不说站起身,刚想开大传送才发现韩信和他解除了队友关系。

 ……有种离婚了的惊恐?!

 老婆你回来我还没签字你还是我的人!!!

 “赵云住哪儿?”刘邦咬牙切齿。

 张良这时却突然微笑了起来,笑的仿佛阳春三月冰雪消融,温柔至极:“我凭什么告诉你呢,刘季。”

 刘邦:“……”为什么刘季这两个字可以硬生生被张良读出辣鸡的调子。

 “呵。”军师站起来,飘然离去,空气中回荡着他好听空灵的声音,“脑子坏掉了吧……”

 刘邦:“……”他错了,以后再也他不浪了行吗?军师再爱我一次(。

 于是,大型家庭纠纷情景悲剧:汉高鼠找老婆,开始上演。


 狄仁杰临近晚餐的时间才后知后觉发现小耗子不见了,他:………一边扣着李元芳的工资一边想这孩子生气了?

 唉,小孩子怎么都这样,说一句就觉得自己天大的委屈。

 知道了这事儿的女皇陛下把狄仁杰叫来。

 “狄卿,你这样是不对的。”

 “微臣愚钝。”

 “爱人是需要哄的,怎么能这样开玩笑呢?”

 “可是微臣说的是心里话。”

 “……这就更不应该了,甜言蜜语你不会,总归要说点好听的吧?比如更美好的承诺?”

 “……微臣明白了。”

 “好,不愧是朕的爱卿。你打算说些什么?”

 “元芳大概是害怕在脸上动刀子吧,没关系,我去把扣他工资攒的钱……”

 “还给他?”

 “不,拿去给他买个带美颜ps功能的手机。”

 “…………爱卿。”

 “陛下?”

 武则天别过了头,双眼含泪:“你走吧。”

 “……微臣告辞。”

 狄仁杰走的潇洒。

 而武则天看着躲在屏风后面的面无表情的李元芳,觉得这对大概是已经走到了尽头。

 唉。

 可怜的小耗子。










西汉组段子合集打算多堆一点再放.
写西汉组脑洞好大(。

评论
热度(5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