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白鹊】关于绷带

吴钩霜雪明明明

#白鹊
#假装是车

室内寂静得只听得见衣物窸窸窣窣的声响。
扁鹊在唇舌纠缠间被李白推倒在摆放着些许瓶瓶罐罐的桌上,暗色的围巾早已松松垮垮的挂在他的脖颈上,连皮肤上的红痕也遮挡不了。
李白的气息炽热得仿佛快要将他灼伤,面颊发烫,修长手指在肌肤上流连,带起一阵阵轻颤。

李白开始解绷带了。
李白解下了第一层绷带。
李白解下了第二层绷带。
李白解下了第三层绷带。
李白解下了第四层绷带。
李白解下了第五层绷带。
……李白睡着了。

扁鹊:????

评论
热度(10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