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痞刘邦

苏醒___沉迷邦信酒鱼/:

给画触病友er配文!西汉组太可爱了.


 很久以前刘邦捡了只仓鼠,然后把它拴在张良营帐之前,说:“军师啊我知道你身娇体弱,现在我给你一条看门狗保护你。”

 张良看着趴在地上嗑瓜子的黄毛仓鼠,扶了扶自己的单片眼镜。

 “别看了,这就是只仓鼠。”刘邦拍了拍张良的肩膀,然后轻轻把仓鼠踢的抱着瓜子打了个滚滚到张良脚边,“我给它赐名,就叫狗,封为军师的贴身侍卫。”

 张良:“………谢谢。”

 那时候张良还是个清纯不做作的小天使,不懂刘邦这种妖艳贱货的脑回路,天真的以为汉王另有打算。

 直到仓鼠被彻底养成球,刘邦过来找张良看见了这个球,一脸惊讶地拍着张良大腿说:“军师你把一个球拴在门口干嘛?”

 张良:“……不…这是我的贴身侍卫…你……”

 刘邦惊奇地打量着张良:“原来军师也会说笑啊,我还以为军师这么正经永远不会开玩笑呢哈哈哈。”

 张良木然地看着刘邦抓起那个球揉搓:“………”

 他还能说什么。

 曾经刘邦端详韩信良久,然后转过头对着张良说:“这美人长得好看,我喜欢。”

 张良:“………”

 然后当天晚上刘邦就把韩信睡了,两个人在一点不隔音的营帐里嗯嗯啊啊,普通将士们的营帐隔得远,萧何早早睡着,就剩下张良面无表情睁着眼与狗对愁眠。

 狗就是张良的贴身侍卫,懂吧。

 第二天张良就看见韩信神色餍足眼里还带着情欲的模样,裸露的脖颈全是青青紫紫的痕迹。

 辣眼睛。

 那时候韩信也还没看清刘邦狂乱的内心,他只是一个沉浸在爱情中到处散发粉红泡泡的少女信。

 后来少女信的少女心破碎了。

 韩信在擦拭自己的枪,突然被人从背上抱住,捏着下巴正过他的脸亲了一口,他听见刘邦调笑般慵懒的声音:“雏儿真美。”

 “………”韩信低下头,指尖捏着的布条沿着枪杆滑下,耳尖有些红。

 唉,没办法。韩信就是忍不住内心的欢喜,哪怕知道刘邦说这种话只是日常调戏他,但因为喜欢那个人,所以就是觉得高兴,忍都忍不住。

 束起的长发被解开,散落在肩头,再被轻柔的梳理。

 这样的举动…就像是夫妻间一样。

 韩信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,但心底又不可抑制地感到一阵甜意。

 栽在这个人身上了啊……

 唇角轻轻勾起。

 韩信回过头,启唇似是要唤刘邦的名字。

 然后他就被自己的双马尾啪的打到脸上。

 韩信:“………???”

 刘邦手里还捏着一小束红发,正笑的开心:“雏儿的头发,很好看。”

 神他妈很好看,韩信已经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表情了,“……这就是您给我绑双马尾的理由?”

 刘邦面带微笑还没来得及秀下限,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“噗嗤。”

 韩信僵硬着一张脸看向后面的军师。

 张良:“……不好,没忍住。”

 刘邦放开了手里韩信的头发,一脸“哦嚯还有一个差点忘了”,然后对着军师招了招手。”


 
 张良深呼吸,吐气,保持微笑。

 忍住,张子房,你要冷静。

 你是个小天才,不要跟凡夫俗子计较。

 耳边是凡夫俗子挑事的大笑:“军师这样挺好看的别取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“……君主。”

 ……

 好气哦。

 现在流的泪就是当初选择辅佐刘邦时脑子里进的水。

 告诉你个秘密,张良的脑子里,装着一个太平洋。

 嘘。
 

评论
热度(1093)